塔林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建文帝下落新考 [复制链接]

1#

各位甘蔗,这次的故事我们来说说建文帝的下落,关于建文帝的下落,七七八八的说法都有,甚至有人考证法国球星里贝里是建文帝后裔,貌似天方夜谭,但许多人都希望建文帝是从暗道中逃了出去。?刚好今天手头有一篇来自网友“浅蓝大黑猫”的投稿,以飨读者。之前收回的VivoXplay手机也算有了新的主人。

最近很多年纪超过30岁,喜欢武侠小说的同学注意到,已封笔多年的著名武侠小说作家,年过七旬的台湾前“行政院院长”刘兆玄再度以“上官鼎”为笔名,创作了长篇武侠小说《王道剑》。

这本小说的灵感来自于福建宁德年发现的一座神秘的古墓,也由此以明朝“靖难之役”为主轴,加入近年福建宁德历史学者最新考古发现,揭秘了明朝建文帝失踪之谜。

事情是这样的。

宁德蕉城区上金贝在年进行新农村建设的时候发现了一座神秘的古墓,在古墓的舍利塔上看到,上面有文字:“御赐金襕佛日圆明大师第三代沧海珠禅师之塔”。

明学潘群教授考证认为,“墓地上方的火龙珠,足以说明,这是明代而且是永乐朝及其以前的墓地,而且这个墓还用了闭嘴龙的纹饰,这在明朝前期,除了皇帝,谁都不敢用。”而这座墓墓碑上没有年号,这在一般墓上是不可能的,不管是百姓还是和尚墓,留下时间是肯定的,但这个墓没有,原因是建文皇帝第一不承认永乐的年号,第二又因为自己失国,不愿意署上自己的年号。

专家认为,墓的结构和格局处处体现出一种缩小的皇家气派,表明墓主人的身份非常尊贵,而墓的各种构件精致豪华,可以断定这是皇族的墓。古墓舍利塔的莲花基座造型与安徽凤阳明皇陵及淮安明祖陵的莲花座造型完全一致,这种造型在明朝只有朱家可以使用,可以肯定墓主人系朱家的。

而作为另一个佐证的是,宁德华严寺(支提寺)珍藏的一件明代云锦袈裟。袈裟周边设计为图腾状18只五爪金龙,均是闭嘴龙,是典型的明初龙造型。而同是支提寺收藏的明万历皇帝圣旨牌木刻板周边环绕的五爪金龙均为开口龙(俗称猪嘴龙),两者造型完全不同。尽管明神宗于万历十八年(年)赐住持中兴大迁禅师“金冠、黄伞、紫衣、御杖”,随后,皇太后又于万历二十一年(年)赐“紫衣四袭”。但由造型判断,这件袈裟不可能是万历帝赐予的,极有可能是明初洪武帝朱元璋所敕制。至于袈裟下半部内嵌“福寿”两字的宫灯状图饰,正是朱元璋的独家标志。据史料记载,朱元璋平时就喜欢把朱字与明字镶嵌在装饰品里供自己欣赏使用或赐给官员。支提寺云锦袈裟胸前上方有九条龙,下方有五条龙,九五之尊为皇帝独有。这是对上金贝古墓为建文帝陵寝的有力佐证。

明代谢肇制《长溪琐语》中,有这样一段话:“菩萨岭在支提那罗岩之下,成祖文皇帝时铸天官(冠)千身,赐寺中,遣太监郑和航海而至……”这则记载表明,郑和船队到过宁德,并前往支提寺送永乐皇帝命铸的天官菩萨千身。天下庙宇众多,为什么永乐皇帝会命郑和航海而来送上菩萨呢?这只能解释为永乐皇帝也听到建文帝可能藏身支提寺的传闻,故命郑和以送天官菩萨为名,前往支提寺一探虚实。


  至于郑和在支提寺有无发现建文帝踪迹,《长溪琐语》里没有下文,无非两种可能:一是建文帝闻知郑和寻踪而来,便躲藏起来,郑和送上天官菩萨后,回去复命说“支提寺没有建文帝踪迹”。二是郑和在支提寺发现建文帝藏匿的迹象,判定其已潜心念佛,没有复辟之意,于是就放心履行“宣德化而柔远人”的使命去了。

另一个旁证是山脚的一个郑姓村落,据考证这个叫郑岐的村落的开基祖,其实是跟随建文帝出逃的22个从亡大臣之一郑洽。”郑洽:明浙江浦江人。洪武朝翰林待诏。宋廉学生。为建文帝二十二名亡臣之一。后半生追随建文帝逃亡,下落不明。浦江郑义门与大明皇家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洪武十八年,明太祖朱元璋赐“江南第一家”。建文帝朱允炆御书“孝义家”。明人《致身录》载,建文帝朱允炆出亡,随郑洽隐居于郑义门之万松岭,加之郑岐古宅还有类似“中议第”(忠义第)等谐音堂名,似乎冥冥之中在昭示他的后人来此寻根。

郑岐村的村谱叫《白麟谱》,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在一场大火中被烧毁了,浙江浦江县郑义门的郑氏宗亲会认为,之所以叫白麟谱,原来是因为在郑义门的郑氏宗祠,门前就有条溪叫白麟溪。另外在郑岐村,当地村民喝酒划拳,说到九这个数字时,会说“九世同居,但“九世同居”酒令是怎么来的呢,浙江的郑义门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在浙江的郑氏家族被朝廷旌表为“九世同居”。

宁德乡有这样一个民间传说:相传,史上有一位皇帝逃难到宁德,在众位从亡大臣的拥戴下,在大泽溪附近半山腰的一个小村子前的一块平地上,举行了一个简单的登基仪式,并任命了一批官员。后人就把这块平地叫“小登基广场”,把这个小村叫“小登基广场村”,简称“小登广”。

值得注意的是,在小登广村旁的洋中镇,明初还出过一位国师周斌。而周斌曾出任中都国子司业,最后担任齐王府左长史,负责齐王府公务之类的事情,也曾经是建文帝的老师。建文帝失国之际,周斌已在宁德老家守孝,最后也病卒于家乡。建文帝出亡到福建宁德找周斌也是情理之中。

在宁德市的考证中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现象,永乐年间(初步判断为永乐中或永乐二十一或二十二年),在闽东通往周边的浙南、闽中的古官道两侧,有几十座寺庙同时被毁,几千名僧人同时被杀。而对这一系列惨案,正史与官修地方志居然没有一个字的记载。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宁德的庙里肯定有文章的。

专家认为,古墓塔碑上刻的那个“御赐金襕佛日圆明大师第三代沧海珠禅师”,真实身份就是明朝第二位皇帝建文帝。

当然今天对这一说法有些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对“闭嘴龙”的论断,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部王志高研究员表示,“闭嘴龙的名字叫螭首,南京张府园发掘元代龙翔集庆寺遗址时,出土的螭首与这件一模一样。”

而“御赐金襕佛日圆明大师第三代沧海珠禅师之塔”这几个字,专家们认为,前面指的是宋末元初高僧印简。印简,字海云,忽必烈老师之一,圆寂后忽必烈御赐佛日圆明大师,这在《续灯存稿》、《五灯全书》等史籍中,都可以找到相关记载。而后10个字才是代表墓主人“沧海珠禅师”,“珠”是他的别名法号,他也是元代“国师”印简的第三代传人。民国三十六年()的游记手稿《游金邶(通鄁字)寺记》提到了金邶寺的一口元代大钟,铭文共九行,每行六字。其中“大元至正三年癸未正月日佛日圆明大师住金邶寺沧海弥珠命工铸造内施主黄道昭等舍钞二十六两五分祈求善利各保平安”。里面出现的“佛日圆明大师”与古墓内佛塔上雕刻相符,墓的真正主人应该就是他。

至于皇室的袈裟,有人提出,据《明史纪事本末》等史藉记载,朱元璋料知后事,预先制作了袭袈裟,供孙子建文帝逊国出亡充当僧人时穿用。可朱元璋一代开国帝王,应该不会糊涂到既安排嫡孙当流亡避难和尚,又要他穿上“只有皇帝”才能享用的“龙饰”袈裟,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沿途官吏、民众,自己就是货真价实的和尚皇帝—建文么。

而袈裟是明时宁德支提山华严寺中兴国师大迁和尚的遗物。原住锡北京翠云寺的大迁和尚,以六十一岁高龄,受万历生母慈圣宣文明肃皇太后之托,从北京南下,遍访名山,在宁德县支提山寻访到“天冠菩萨”道场。随后,万历十八年(年),大迁国师奉敕重建支提山华严寺(时称华藏寺),重兴天冠菩萨道场,颁赐中紫衣、金冠各多达十二袭、顶之多,万历二十三年(年),大迁国师在支提山圆寂,世寿八十六,立塔本山,碑文“明敕中兴赐紫迁国师之塔”。

事实上,关于建文帝下落说法还有几种,一种是穹隆山为僧说,央视曾经做过报道,有民间传说,称帮朱棣取得皇位后,姚广孝一直对建文帝心怀愧疚。当他得知建文帝在纵火焚宫后,打扮成和尚趁乱逃出南京来到苏州,他便也来到苏州穹窿山,把建文帝秘密监护在寺里,让建文帝得以安度时日。永乐二十一年,建文帝殁于穹窿山,享年45岁。而在《苏州府志》、《木渎小志》里均有“建文逊国曾税驾于此”、“积翠庵,一名皇驾庵,明建文帝逊国时曾税驾于此,万历间始显”等记载。在清人韩是升《重修拈花寺碑》碑铭中,也记载了姚广孝出家于穹窿山一事。据说姚广孝以成祖敕赐名义,将穹窿山划归为他的佛地,山内不得居住百姓。而且当地人也知道,拈花寺后的小山冈只能准许帝王、僧宗归宿营葬,不能随意侵扰。

还有说,建文帝曾经藏在四川的平昌佛罗寺,后来死了以后就葬在寺后的山上。因为建文帝经常在寺里面,面向京城哭泣,后人就把这个寺改称望京寺。还说建文帝从云南大理逃到四川到宜宾越溪河,隐居在隆兴寺,死后就葬在隆兴的山下的塔林里。甚至说康熙帝也曾经到这儿,寻访过建文帝的遗迹。

还有说,建文帝曾避难福州雪峰寺,且郑和还偷偷去“泣拜”。而在台湾学者陈水源所著《杰出航海家郑和》和日本学者上杉千年所著《郑和下西洋》两本著作中发现:明代建文帝在永乐元年(公元年)底到达泉州,他和随从以僧人身份在泉州开元寺呆了一段时间后,从泉州出海,到达海外。

---听甘德霜讲故事是全宇宙最大的中文自媒体联盟WeMedia的重要成员---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