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林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塔林佛国带你走近缅甸的强悍历史 [复制链接]

1#
济南白癜风医院 https://m-mip.39.net/baidianfeng/mipso_4319047.html

塔林佛国

——

带你走近缅甸的强悍历史

撰文:参考君校对:刘亚兰

你所知道的缅甸是什么样的缅甸

是蒲甘的佛塔林立

还是伊洛瓦底江的伏流万里

是翡翠的玲珑剔透

还是罂粟的罪恶摇曳

在我的记忆中

缅甸

是蒲甘王朝的佛塔妙音

是东吁王朝的赫赫功勋

是贡榜王朝的剑戟争鸣

今天的参考君,就带领大家揭开缅甸神秘的历史面纱。

缅甸,旧称洪沙瓦底。地处中南半岛西部,北抵中国,西接印度,东临泰国,南向大洋,三面临山。伊洛瓦底江贯穿南北,奔流不息,冲积出了缅甸文明。

一、缅甸的“阿育王”——阿奴律陀

传说日月所照之地,称为世界,世界中心有山,名须弥山,须弥山四方,有四大部洲,其南方为南赡部洲,洲中有一国,名蒲甘。

蒲甘王国立国于伊洛瓦底江与钦敦江汇合处以东广大地区,土地肥沃,物产丰饶,人称“大泽之乡”,其地为缅人世居之地。传说缅人为古羌人后裔,因避中原战乱,南迁至今缅甸境内。缅人先以游牧为业,后事农耕,因民风尚武,在立国年后逐渐在群雄林立的缅甸强盛起来,而带领着蒲甘兴盛的国王,正是缅甸历史上三大帝之首——阿奴律陀。

阿奴律陀原是蒲甘王子,因其同母异父的兄弟政变上台而丧失王族身份,后阿奴律陀谋划复位成功,于阵前单挑刺死其兄弟,登基为蒲甘国王。

阿奴律陀即位之初,缅甸还未形成统一的国家,蒲甘四周部族林立:缅甸中北部有强大的骠族部落,上缅甸有各掸族部落,西部阿拉干是世居此地的阿拉干国,而在南部沿海地区,是历史悠久、文化发达的孟族国家——直通王国。为了在强敌环伺的缅甸生存下来,阿奴律陀积极鼓励农业生产,发展水利,整饬民风。据缅甸史书记载,阿奴律陀即位之初,六个月不得安睡,于是帝释天托梦:“大王欲消弥所犯杀兄之罪,可广建浮屠佛窟、寺院佛亭。此外可凿井掘池,开沟挖渠,筑堤疏河,辟田垦地,以此为你兄做功德。”

蒲甘王国初期形势图

蒲甘信仰最初为杂糅了本土信仰与大乘佛教的阿利教,阿利教赋予了王室与僧人许多特权,压迫民众。阿奴律陀决心加以整治,下令废除阿利教,并尊奉信仰佛教的原直通王国僧侣阿罗汉为国师,皈依上座部佛教,革新了蒲甘的宗教。而在经过经济的发展与宗教的革新之后,蒲甘统一缅甸的时机终于成熟。

年,阿奴律陀以向直通王国求取佛经,遭国王摩奴哈侮辱为由,兴师南下,讨伐直通,直通强敌压境,国王坚守都城不出。阿奴律陀决定断其粮草,经三个月围困,城内大乱,蒲甘军队乘势猛攻,摩奴哈投降,直通王国并入蒲甘版图。

南征直通不仅使蒲甘获得了大量佛教经典,还打开了王国的出海通道,对蒲甘的经济文化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之后,阿奴律陀又向西越过阿拉干山脉,征服了阿拉干北部,向东北掸邦用兵,向东击败泰人国家真腊(今泰国地区),并将影响力扩展到锡兰(今斯里兰卡地区)与爪哇。至此,阿奴律陀成功完成缅甸历史上的首次统一。

阿奴律陀统一缅甸后,仿照孟人文字创制了缅文,又广修佛法,对内大兴佛塔,对外积极向邻国宣扬上座部佛教,奠定了缅甸国家的领土、文化与宗教基础。《琉璃宫史》评价阿奴律陀说:“阿奴律陀王具有很大荣耀、力量与权势。……他在位33年,国运昌盛,佛教弘达。不仅国王荣华富贵,且造福子孙后代、黎民百姓。”

蒲甘古城——传说城中有1.3万多座佛塔

二、“白象大王”——莽应龙

公元14世纪,蒲甘王朝在蒙古进攻与国内动荡的双重打击下逐渐衰落,缅甸再次进入大分裂时期。此时缅甸北有掸族的阿瓦王国,南有孟族的白古王国,两国四十余年,交相攻伐不断。此外,尚有若干小国林立在两大阵营之间,其中以缅人的东吁最为强盛。东吁国人原居阿瓦,掸族统治阿瓦后,因不堪压迫,迁居东吁。东吁立国之初,选择了在两大国之间平衡的战略,通过联姻获得阿瓦产粮丰富的皎克西地区,又与白古结盟,牵制阿瓦王国。通过一系列的纵横捭阖,终于在年,东吁在国王莽瑞体的带领下攻占白古,至莽应龙继位时,缅甸中部及南部已基本统一。

四十年战争形势图

年,莽瑞体惨死于孟族的复国运动中,东吁国内动荡,新生的东吁王国面临夭折的风险。莽应龙为重振东吁,借助素与先代国王交好的葡萄牙雇佣兵,率军攻打其弟割据的东吁本部,东吁军民纷纷归附。不久之后,东吁重归一统,莽应龙就将兵锋直指与其长期争战的白古王国。当时白古国内刚从王位继承的内乱中安定下来,继承王位的斯弥陶自知难敌莽应龙兵锋,提出要与莽应龙单独对决的要求,莽应龙为振奋军心,减少损失,答应了决斗,但斯弥陶自知实力悬殊,弃军而逃,东吁军乘势攻入白古城,白古灭亡。不久,阿瓦也在莽应龙的攻击下灭亡,上下缅甸重归一统。

如果仅仅是再次统一缅甸,莽应龙还称不上缅甸史上最伟大的国王。

在统一国内的同时,莽应龙丝毫没有减缓东进的速度。就在攻灭阿瓦的第二年,缅甸军队占领地处今泰国北部的兰那泰王国(今泰国清迈地区),开始了扩张的步伐。兰那泰地处缅甸、老挝、泰国的交界处,是缅甸东进的重要跳板。年,莽应龙借澜沧王国(今老挝地区)军队进入兰那泰之机,发兵兰那泰,并攻入老挝本土,劫掠都城,使得澜沧国王不得不迁居新都,与一向为敌的暹罗结盟。暹罗与缅甸的的争斗势在必然。

东吁王国初期形势图

年,莽应龙借口向暹罗索要白象不得,率军进攻暹罗。虽然兰那泰国王选择了与暹罗共同反对莽应龙,但由于暹罗军战略失误,加上前方守军投降莽应龙,缅甸势如破竹,兵临暹罗国都阿瑜陀耶城,暹罗不得不签订城下之盟,沦为缅甸保护国。虽然后来暹罗趁缅甸国内起义之机,欲摆脱缅甸的统治,但回过头的莽应龙为此调动号称90万的大军,发动了对暹罗的全面战争。暹罗国王摩诃查克腊帕克据守都城达10月之久,最终身死殉国,旧主身死,新王继位,莽应龙利用主少国疑之机,用反间计潜入城内,攻破阿瑜陀耶,俘获并处死暹罗新王摩欣王,从此开始了其对暹罗长达15年的统治。

莽应龙不仅着眼中南半岛,还借征服北方诸族之机将目光放在了中国的西南地区。他派人诱招西南诸土司,而明朝因西南偏远,无力征讨,此后又结交诸土司,攻打与缅甸抗衡的孟养土司。孟养军绝其粮道,伏兵出击,致使莽应龙大败,军士不得不食战象与战马充饥,而莽应龙也险些被俘,此战成为莽应龙一生征战中最大的失败。四年之后,莽应龙为报战败之仇,率军再征孟养,但此时明朝对于莽应龙的进攻转变了态度,为避免陷入新的战争而纵容缅军攻击。莽应龙抱血耻的心态,充分备战,孟养终因不敌缅军的强势进攻,被东吁吞并征服。

东吁王朝疆土示意图(莽应龙时期)

莽应龙在位期间,缅甸国土空前辽阔,东到林城(今老挝万象),西至印度,南临大海,北抵云南,占据中南半岛大部,达到历史上空前强盛的时期,而莽应龙也因此获得“白象大王”的称号,后人崇仰,敌人敬畏。但他在位期间,穷兵黩武,多次对外用兵,导致国内民生凋敝,起义频发,为东吁王朝后期的分崩离析埋下了祸根。

影视剧中的“缅甸雄主”——莽应龙

三、“阿朗帕雅”——雍籍牙

年,曾经极盛一时的东吁王朝在长期与孟人的战争中走向灭亡,但孟族并未在缅甸境内建立起强大的孟人王朝。在混乱与衰落之中,阿瓦西北地区却较少受到战乱波及。混乱孕育着新生,而此时,在反抗孟人的队伍中,一支新的力量乘势崛起,这就是雍籍牙。

雍籍牙本为阿瓦西北地区的一个家族头人,本族在当地颇有些声望。雍籍牙为反抗孟族统治,于当地聚众练兵,联络周围地区。此后,孟族军队虽然多次前来征讨,但都无功而返。年11月,雍籍牙军队发起对孟族的反攻,次年就已控制阿瓦西北至亲敦江流域的广大地区。年,雍籍牙定都瑞冒,建立起缅甸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贡榜王朝,自已自封为“阿朗帕雅”,意为“即将成佛的大王”。

雍籍牙建国后便着手整顿国力,收复东吁故地。年1月,雍籍牙亲自率军与孟人军队交战,双方决战于瑞冒以北的皎克西,经此一役,孟军主力被一举消灭。同时,雍籍牙也在军威之下得到了原东吁旧臣与贵族的支持,力量迅速壮大,军队一路南下,势如破竹。次年4月即推进到南方重镇达贡,并将达贡更名为仰光。年12月,雍籍牙率军包围孟人最后一个据点白古,白古城坚决抵抗达6月之久,最终被雍籍牙军占领。至此,缅甸除阿拉干和丹那沙帘地区外,复归统一。雍籍牙占领南方后,为加强对南方的统治,夷平旧城城墙,建设仰光,并把仰光作为伊洛瓦底江三角洲地区的行政与军事中心。

雍籍牙的政策为仰光的发展打下了重要基础

或许是继承东吁遗产的雍籍牙有重振昔日帝国的野心,也或许是受莽应龙强盛武功的感召,刚统一缅甸的雍籍牙,随即走向对外扩张的道路。年,兵戈稍息的缅甸军队再次出现在暹罗境内,次年4月,缅军兵临阿瑜陀耶城下,而阿瑜陀耶城,正是莽应龙两百年前光顾的地方。但雍籍牙的命运没有莽应龙这样幸运,据泰国史书记载,雍籍牙在视察军营时,由于一门大炮突然爆炸而被炸伤身死,而缅甸史书则记载其是由于身患痢疾而死于军中,年仅46岁。

贡榜王朝疆土示意图

当然,贡榜王朝的扩张之路并没有因雍籍牙的身死而停止。7年之后,雍籍牙之子孟驳王重新占领阿瑜陀耶城,又与中国清朝军队爆发了清缅战争。清缅战争中,缅军所持火器之先进,已胜于清军,而清军在战争之中,亦多处被动,双方虽然四次交手,但因双方都无法扭转战局,后以两国和议、缅甸奉表进贡而告结束。经此一役,暹罗得以在郑信的领导下乘隙复国,而清廷也为此花费近千万两百银,却无功而返。乾隆晚年述说自己的“十全武功”时,也感叹“就征缅这桩不算成功”。

《还珠格格3:天上人间》中出现的缅甸孟驳王

参考君说

观天文地理,察古今中外,体兴废存亡。缅甸世处伊洛瓦底江畔,大江奔腾,孕育文明。考查缅甸的历史,颇觉其与中国历史有颇多相似之处:阿奴律陀统一缅甸,制定文字,似秦始皇;莽应龙攻灭诸侯,征服暹罗澜沧,似李世民;雍籍牙崛起于底层,复兴旧国,似朱元璋。他们的似中又有许多不似,才使得各国历史,呈现出自己独特的韵味,而这不似之中,又有着共同的一面:茫茫史海,熙熙攘攘,你方唱罢我登场,而只有那些推动了历史前行的人才被后人所反复提及。

如今缅甸国力,比之泰国,早已河东河西,缅甸的局势,也不太平静,但这片历经过争战与纷扰的土地,却从未畏惧过纷扰。相信统一的缅甸,一定能焕发出她独特的光芒。

那时,伊洛瓦底江的鳞鳞波光,将更加宁静;佛塔林立的蒲甘晨曦,将更加应氤氲;烽烟搅扰的高原山脉,将更加和平。

缅甸三大帝塑像与缅甸国防军

与其相忘江湖,不如点击“蓝字”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